Open Access
Issue
JNWPU
Volume 42, Number 1, February 2024
Page(s) 45 - 52
DOI https://doi.org/10.1051/jnwpu/20244210045
Published online 29 March 2024

© 2024 Journal of Northwestern Polytechnical University. All rights reserved.

Licence Creative CommonsThis is an Open Access article distributed under the terms of the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 License (https://creativecommons.org/licenses/by/4.0), which permits unrestricted use, distribution, and reproduction in any medium, provided the original work is properly cited.

国外飞机制造商波音、空客等为了提升飞机舒适性和经济性, 对民用客机进行E化(在我国被称之为民机信息化)[1-2]。航空电子系统是实现这一改进的重要手段, 几乎所有的机载信息化都依赖于航空电子系统实现[3-4]。虚拟化商用现成产品和技术(commercial off-the-shelf, COTS)成为了民用客机信息化的一种新方法, 它降低了民机研发成本和周期、减少设备的冗余、减轻了飞机的质量, 同时也能实现绿色低碳发展[5-7]。在航空电子系统机载计算环境虚拟化之后, 机载计算平台实现计算资源与操作系统的解耦, 极大地提升了资源的利用率, 但同时也改变了航空电子系统计算平台的现有功能和架构, 引入了航空电子系统安保的新问题[8]。虚拟化方式与以往航空领域设计的专用产品和技术有所不同, COTS更加关注高性能和通用性, 对航空电子系统领域的高可靠性和高确定性研究不足[9]。现有的信息技术安全评估通用准则(the common criteria for information technology security evaluation, CC)不能完全适用于航空电子系统虚拟化计算平台的安全评估。目前航空电子系统制造商和航空公司主要关注的是其功能安全, 因此需要通过定性和定量相结合的方法评估虚拟化后的航空电子系统机载计算平台的功能安全性(safety)。对于这种安全性和实时性要求高的航空电子系统来说, 功能安全和由不确定性问题导致的安全风险对民机的飞行安全具有致命威胁。

目前, 在对具有跨学科、高复杂性的综合化航空电子系统进行适航符合性安全评估时, 国内外航空相关研究机构提出了许多安全评估方案, 但针对虚拟化计算平台目前还没有一套适用的功能安全评估方案, 目前大部分的研究都是以单一指标研究为主。

虚拟化最重要的安全特征就是它的隔离性。分区隔离机制的主要目的是让机载计算平台各分区之间不会相互感知、影响, 就好像它们分别运行在不同的物理设备上, 以此来保障分区系统的安全性和机密性, 为不同安全级别的分区提供了时空隔离和故障隔离[10-12]。时间隔离性方面, Kim等[13]在四核处理器系统上进行实验, 其结果数据表明, 相比于每个任务单独运行时的完成时间, 处理器间共享缓存干扰会将任务完成的预期时间增加40%。空间隔离性方面, 作为虚拟化分区空间隔离性的重要保障, 访问控制技术一直以来是研究的重点。为解决虚拟化环境中的访问控制问题, Jakub等[14]利用机密性和完整性保护表对内存中每个物理页标注Hypervisor和DMA的访问权限, 以此来避免虚拟机内存被Hypervisor和DMA恶意访问, 并把这种技术称作HyperWall。故障隔离方面, 郝继锋等[15]对虚拟化环境下ARINC 653分区的故障隔离进行实验测试, 但是仅考虑了故障情况下对其他分区调度的影响。王心然[16]对虚拟容器的2类故障进行分析并给出了故障隔离能力测试方案。可调度性方面, 符宁等[17]提出了将AADL(architecture analysis and design language)模型转换为UPPAAL模型进行可调度性验证的方法, 但仅考虑了相同任务的情况。雷煜靓等[18]提出了一种用于对包含周期及非周期任务的单处理器多分区ARINC 653系统可调度性分析的方法, 采用全局SMC与组合MC相结合的方式定位不可调度任务, 但是没考虑多核情况。

综上所述, 本文提出了一种基于层次分析-灰色关联分析(AHP-GRAP)评估方法。该方法综合考虑了机载计算平台隔离性、可调度性和故障隔离性等安全性因素。由于单一的数据指标无法直观地提供反馈, 因此需要综合评估这些安全性指标, 并确定航空电子系统的安全等级。同时, 对虚拟化环境下机载计算平台的功能安全评估方法进行了实例验证。该方法对于机载虚拟化计算平台的功能安全评估具有一定的参考意义。

1 机载虚拟化计算平台安全性描述

民用飞机航空电子系统的安全性被理解为系统可持续提供正常功能, 或者以不破坏其他系统并威胁人员生命安全的方式中断服务的能力[19]。在机载计算平台中, 除了原本系统本身的不确定性导致故障或失效外, 一些信息安全(security)方面的漏洞也会改变系统运行情况, 进而影响到系统的安全性, 许多安全性机制也是从信息安全领域的安全机制发展而来[20-21]。

陈刚等[6]对虚拟化多核架构下的安全性提出了三方面的担忧: 保证系统行为的可预测性、多核系统并行任务对实时应用程序的实时性保证,以及在充分利用处理器性能的前提下保证系统行为的时间正确性。虚拟化引入3个对飞机适航安全性的考验: ①虚拟化共享系统中的硬件资源, 并根据分区需求进行资源分配, 但共享资源之间可能存在干扰, 同驻虚拟机之间可能会因软件错误或外界攻击而越权访问。②虚拟化后, 所有分区集中在同一个物理平台上, 如果一个分区发生故障, 是否能将故障控制在该分区内, 不影响其他分区甚至虚拟机管理器。③虚拟化后, 硬件资源的动态调度影响机载计算系统行为的可预测性, 而机载操作系统中的实时系统, 尤其是硬实时系统对调度行为的可预测性要求非常严格。

综合上述3个问题发现, 虚拟化对机载计算系统适航符合性带来的安全影响主要有三方面:①由于资源争用, 共享硬件资源的分区间会发生不确定性干扰;②同驻分区可能存在软件错误或外部攻击造成的安全性隐患;③混合安全关键级系统中的调度场景更复杂, 导致高安全等级任务的可调度性变得不可预测。前2个影响源于虚拟化后物理隔离的消失, 而后一个影响源于复杂场景下无法通过简单的数学模型对可调度性进行分析。因此, 在虚拟化机载计算平台中, 需要关注系统隔离性和可调度性的安全性评估。

特别是当虚拟化商业化技术应用于航空电子系统领域后, 未来的机载云构想将面临越来越普遍的功能和信息安全威胁。本文综合考虑了时间不确定性等功能安全威胁, 并部分考虑了信息安全威胁, 以评估整体系统的功能安全性。因此, 综合考虑虚拟化后机载计算平台安全状态的变化, 将虚拟化环境下的机载计算平台安全性分为时空隔离性、故障隔离性和可调度性, 如图 1所示。

thumbnail 图1

虚拟化环境下机载计算平台安全性变化因素

2 安全等级指标体系构建

在安全等级评估中, 涉及到的指标通常不应只是单维度或片面的, 而应该是包含多个维度的集合。这些指标应能根据具体的评估对象设定合适的评估准则, 其中每一个评估准则对应评价对象的一个能力。因此, 可以将机载虚拟化计算平台的每一项能力转化为对应的安全性指标。然而, 采用多个指标来描述机载计算平台的安全性时很难明确哪些能力是机载计算平台的安全性、哪些能力是关键的。因此, 有必要采用客观地选取流程区分指标的重要性, 本文采用层次评估法进行评估。

在建立层次评估体系后, 需要进一步完成指标体系的构建工作, 指标体系的确立步骤如下所示, 流程如图 2所示。

安全评估指标体系中第一层为目标层: 虚拟化环境下机载计算平台安全性(E); 第二层为安全类层(C1~C3): 将虚拟化环境下的系统安全性分解为时空隔离性(包含时间隔离性和空间隔离性)、可调度性(包含调度正确性)以及故障隔离性, 综合所有因素考虑整体的安全性; 第三层安全子类层(H1~H8), 将第二层不同的安全子类具体化, 使用不同的指标来度量, 如访问控制能力、分区可扩展能力等。因此, 本文选取了虚拟化计算平台的安全功能组件, 如表 1所示。从表中可以得出安全评估判断树, 如图 3所示。

thumbnail 图2

指标体系确立流程图

表1

安全功能组件选取

thumbnail 图3

安全评估判断树

3 机载虚拟化计算平台安全计算方法

目前, 信息安全领域以CC为代表的通用评估方法更多关注系统的机密性、完整性等与信息安全(security)相关的安全性, 对一些不确定因素造成的系统的安全威胁关注较少。本文使用层次分析法(AHP), 综合考虑了虚拟化环境下的各因素受影响程度, 计算并给出了每项指标不同的权重, 最后对系统安全性进行了综合评估。

3.1 基于AHP的权重计算

从本质上来说, AHP方法是一种将研究的目标按支配的关系拆解成多层模型的方法。它通过一定的方法确定每一层次中所有指标相对于上一层次中父元素的权重排序, 最终确定每一层次中所有指标相对重要性[21]。简单来说, AHP确定指标权重的过程主要包括构造判断矩阵和决定权重并检查一致性。AHP权重计算的步骤为:

1) 建立分层结构: 安全评估指标体系中的第一层为目标层, 用于系统整体评估目标; 第二层为安全类层, 用于将安全性分类为影响系统安全的各个方面; 第三层为子类层, 用于对上一层指标进行细化, 以更细粒度的指标评价系统安全性。

2) 构造两两比较的判断矩阵: 在建立分层结构模型的基础上, 根据专家经验对所有因素进行两两比较, 并使用1~9标度法由定性转化为定量。具体的1~9标度法如表 2所示。最后建立判断矩阵U, 其函数表示为

C表示总指标, Ci表示第i层指标, CiC(i=1, 2, ⋯, n), n是因素的层数, 表示CiCj的相对重要性数值(j=1, 2, ⋯, n), Uij=Ui/Uj, 还满足

3) 层次单排序: 层次单排序是对当前层次中所有指标相对于上一层次对应的父指标重要程度进行排序。计算结果是判断矩阵U的最大特征根λmax对应的特征向量。最后进行归一化, 得到单一权重向量。具体计算公式为

式中,uij是判断矩阵U的各个元素,W = [w1, w2, ⋯, wn]T为判断矩阵U的特征向量, 即单一权重向量。

4) 检查一致性: 完成层次单排序后, 需要对判断矩阵进行校验, 需要计算一致性指标CI

根据特征向量计算可得最大特征值λmax

依据公式(3)计算出最大特征根后, 计算检查一致性指标

公式(6)中, RI是随机性指标, 取值如表 3所示, 在实际应用中, 如果随机一致性比例小于0.1, 则认为其一致性良好。

5) 层次总排序: 在获得同一层中所有单个排序结果后, 可以计算本层中所有指标相对于上一层的重要性权值。

表2

构造判断矩阵

表3

RI取值表

3.2 安全判断矩阵

安全评估判断树顶层为机载计算平台安全性, 第一层编号为E; 第二层编号为C, 第二层的因素编号为C1, C2, C3; 第三层编号为H, 第三层因素编号为H1, H2, H3等, 以此类推。根据AHP法, 构造机载计算平台安全性能各层的判断矩阵分别见表 4~7所示。

综合表 4~7, 可以得到机载虚拟化计算平台各级指标的权重值得到表 8

综合上述, 系统整体的安全性评估应该对这八项能力得分进行无量纲化处理后, 再进行加权计算安全性得分。

表4

机载计算平台安全判断矩阵

表5

时空隔离性判断矩阵

表6

可调度性判断矩阵

表7

故障隔离性判断矩阵

表8

综合安全判断矩阵

4 机载计算平台安全等级评定

安全等级评定采用GRAP方法的目的是通过指标计算的方式得出当前虚拟化平台对航空电子系统不同安全级别应用的适应度。其中, ω表示安全等级适应度, ωi(k)表示只考虑相关指标情况下组件符合航空电子安全关键等级DAL要求为i的可能性(1~5分别对应DAL E/D/C/B/A 5个安全等级), 假设有n个组件, 则这n个组件的安全等级适应度矩阵如公式(7)所示。

GRAT的具体步骤为:

1) 优先值数列ω0

公式(7)中, ω0(k)表示在所有的安全级要求中k的可能性最高, 即

所求得的虚拟化计算平台符合度最优值代表的元素就是系统最适配的安全等级。

2) 计算关联系数

公式(10)中, ρ为分辨系数, 根据经验通常取0.5。

计算完所有ξi(k)后, 可得到关联系数矩阵E

公式(11)中, ξi(k)中i的取值为1~5, 分别代表对每个安全等级的关联系数。

3) 得出评估结果

公式(12)中, P表示通过前面介绍的AHP方法所得到的全部组件权值,P=[P1, P2, ⋯, P5],E为上文得到的关联系数矩阵,R =[ω1, ω2, ω3, ω4, ω5]。ωi代表整个系统对虚拟化安全等级不同级别的适应度。假设max(R)=ω3代表系统能满足的最高研制保证等级是DAL D级。

5 验证

考虑机载计算平台的整体安全性指标, 参考GB/T 18336.1-2015和DO-178B/C, 明确了在虚拟化机载场景下不同安全等级应用要求。利用GRAP方法结合各组件的安全性评估结果, 得到了表 9中的安全性结果。

1) 依据表 9, 得到航空电子系统中机载信息系统(DAL D级)的优先值数列ω0=[0.50, 0.60, 0.05, 0.75, 0.70, 0.80, 0.55, 0.60], 关联系数矩阵

P=[0.15, 0.11, 0.16, 0.10, 0.14, 0.17, 0.06, 0.11],R =[0.77, 1.45, 1.13, 0.80, 0.74], 因此, 根据GRAP方法得出的评估结果认为被测系统最适配于DAL D级应用的要求。

2) 客舱系统(DAL E级)的优先值数列ω0=[0.20, 0.15, 0.05, 0.05, 0.05, 0.05, 0.10, 0.10], 得P =[0.15, 0.11, 0.16, 0.10, 0.14, 0.17, 0.06, 0.11], 根据公式(11)可以得到关联系数矩阵为R =[1.47, 1.21, 0.89, 1.11, 0.77], 得出的评估结果认为被测系统最适配DAL E级应用的要求。

3) 机载维护系统(DAL C级)的优先值数列ω0=[0.15, 0.10, 0.55, 0.10, 0.10, 0.65, 0.15, 0.15], 得P = [0.15, 0.11, 0.16, 0.10, 0.14, 0.17, 0.06, 0.11], 根据(11)式可得到关联系数矩阵为R =[0.90, 1.22, 1.38, 0.87, 0.73], 得出的评估结果认为被测系统最适配DAL C级应用的要求。

表9

组件安全等级评估表

6 结论

本文基于现有航空电子虚拟化技术的进展, 分析了虚拟化对机载计算平台安全隔离性和可调度性的影响因素。针对这些因素, 建立了模型进行评估, 并使用AHP方法计算了每个因素的权重; 通过GRAP方法, 确定了被测系统最适应的安全等级。根据模型计算得到的安全能力指标, 确定了虚拟化机载计算平台的安全性, 并计算加权的安全评分, 利用灰度关联模型, 对系统符合的具体安全等级进行评定。

References

  1. ZHANG Juncai, RU Wei, HU Yufan. Civil aircraft e-enabling trend and influence on avionics system[J]. Aeronautical Computing Technique, 2016, 46(5): 115118 [Article] (in Chinese) [Google Scholar]
  2. MARKO W, MORITZ M, MARTIN M. Information technology security threats to modern E-enabled aircraft: a cautionary note[J]. Aerospace Information Systems, 2014, 11(7): 154–164 [Google Scholar]
  3. ZHANG Junhong, TONG Qiang. New generation aeronautical airborne software design based on software virtualization technology[J]. Journal of Nanjing University of Aeronautics & Astronautics, 2019, 51(6): 772–777 [Article] (in Chinese) [Google Scholar]
  4. ZHAO Guang. Application of multicore processor in IMA[J]. Science & Technology Vision, 2016(13): 140[Article] (in Chinese) [Google Scholar]
  5. WANG Kai, ZHANG Gongxuan, ZHOU Xiumin. Research on virtualization technology based on container[J]. Computer Technology and Development, 2015(8): 138–141 [Article] (in Chinese) [Google Scholar]
  6. CHEN Gang, GUAN Nan, LYU Songming, et al. State-of-the-art survey of real-time multicore system[J]. Journal of Software, 2018, 29(7): 2152–2176 [Article] (in Chinese) [Google Scholar]
  7. CUI Delong, XIA Man. Application of virtualization technology in aeronautical computing field[J]. Advances in Aeronautical Science and Engineering, 2022, 13(2): 71–77 [Article] (in Chinese) [Google Scholar]
  8. WANG Weidong, DI Haitao, ZHANG Weidong, et al. Research and implement of a multicore processing system used for IMA system[J]. Microeletronics & Computer, 2019, 36(6): 10–14 [Article] (in Chinese) [Google Scholar]
  9. Federal Aviation Administration. Assurance of multicore processors in airborne systems[S]. DOT/FAA/TC-16/51 [Google Scholar]
  10. CHENG Guanghui. The study of OS design based on microkernel and application of embedded virtualization[D]. Lanzhou: University of Lanzhou, 2013 (in Chinese) [Google Scholar]
  11. CHEN Hao. Research on key issues in high assurance system software of embedded systems[D]. Chengdu: University of Electronic Science and Technology of China, 2018 (in Chinese) [Google Scholar]
  12. YORICK D B, SIEGFRIED M, JAN B, et al. Real-time virtualization with Xvisor[J]. Internet of Things, 2020(11): 1–13 [Google Scholar]
  13. KIM H, KANDHALU A, RAJKUMAR R. A coordinated approach for practical OS-level cache management in multi-core real-time systems[C]//2013 25th Euromicro Conference on Real-Time Systems, 2013: 80–89 [Google Scholar]
  14. JAKUB S, RUBY B L. Architectural support for hypervisor-secure virtualization[C]//Proceedings of the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on Architertural Support for Programming Languages and Opterating Systems, 2012 [Google Scholar]
  15. HAO Jifeng, YU Baozhong, ZHOU Ting, et al. Design and implementation of the multicore hybrid partition scheduling algorithm[J]. Microelectronics & Computer, 2016, 33(7): 140–144 [Article] (in Chinese) [Google Scholar]
  16. WANG Xinran. Performance optimization of secure virtualization containers[D]. Shanghai: Shanghai Jiaotong University, 2020 (in Chinese) [Google Scholar]
  17. FU Ning, DU Chenglie, LI Jianliang, et al. Analysis and verification of AADL hierarchical schedulers[J]. Journal of Computer Research and Development, 2015, 52(1): 167–176 [Article] (in Chinese) [Google Scholar]
  18. LEI Yuliang, HU Ning, CHEN Fu, et al. Verification method of schedulability for real-time task in ARINC653[J]. Microcontrollers & Embedded Systems, 2021, 21(4): 15–20 [Article] (in Chinese) [Google Scholar]
  19. BUI B D, CACCAMO M, SHA L, et al. Impact of cache partitioning on multi-tasking real-time embedded systems[C]//2008 14th IEEE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on Embedded and Real-Time Computing Systems and Applications, 2008: 101–110 [Google Scholar]
  20. ALTMEYER S, DOUMA R, LUNNISS W, et al. On the effectiveness of cache partitioning in hard real-time systems[J]. Real-Time Systems, 2016, 52(5): 598–643 [Article] [Google Scholar]
  21. YANG Shiping. Research on crisis prevention technology of distributed mission-critical real-time system[D]. Chengdu: University of Electronic Science and Technology of China, 2004 (in Chinese) [Google Scholar]

All Tables

表1

安全功能组件选取

表2

构造判断矩阵

表3

RI取值表

表4

机载计算平台安全判断矩阵

表5

时空隔离性判断矩阵

表6

可调度性判断矩阵

表7

故障隔离性判断矩阵

表8

综合安全判断矩阵

表9

组件安全等级评估表

All Figures

thumbnail 图1

虚拟化环境下机载计算平台安全性变化因素

In the text
thumbnail 图2

指标体系确立流程图

In the text
thumbnail 图3

安全评估判断树

In the text

Current usage metrics show cumulative count of Article Views (full-text article views including HTML views, PDF and ePub downloads, according to the available data) and Abstracts Views on Vision4Press platform.

Data correspond to usage on the plateform after 2015. The current usage metrics is available 48-96 hours after online publication and is updated daily on week days.

Initial download of the metrics may take a while.